大男主剧“变脸”:女性观众入侵,套路光谱拓宽

文|石榴

《从前有座灵剑山》率先拉开大幕,《鹤唳华亭》紧跟其后,《庆余年》别开生面,三部类型各不相同的古装剧,分别占据了荧幕外观众的“被窝时间”,成为寒冷的冬日干物男女们下班休闲的必备解压神器。

而有意思的是,这三部作品,齐齐将镜头对准了剧中的男主角。故事围绕着他们的人生、经历、情感发展,将一个个特色鲜明的故事娓娓道来。

这是大男主剧的典型特点。

曾几何时,请最贵的流量,花最多的投资,演最火的IP,是大男主剧们向来奉行的改编套路。但此类大制作却往往并不能故事中那些穷小子一般成功逆袭。“莫欺少年穷”的口号喊了上百遍,口碑、热度、流量依旧是大男主剧们逃不开的难题。

而如今,这种情况似乎在一夜之间消失殆尽。同样从男性视角出发的三部古装剧,齐齐在十二月重新开始占据观众的视线。

变则生思,面对这三部表现一反常态的大男主剧,我们或许要思考这样的几个问题:是从什么时候起,大男主剧又再度成为市场的香饽饽的呢?他们成功逆袭的秘诀又是什么呢?而这次逆袭,对于在批量化生产模式下的大男主剧而言,是否也意味着一个新的机遇呢?

大男主弯道超车

曾几何时,一如大女主剧以逆袭带给女性观众以爽感,从野小子到大BOSS的“变强之路”,同样也是大男主剧所信奉的经典套路。

从《武动乾坤》到《斗破苍穹》,再到《九州缥缈录》,即便口碑较好如同《将夜》,也同样离不开快节奏的“小白”流程。

也正是因此,一直以来,大男主剧最受诟病的,就是“小圈子打怪升级”的重复延续。共用一套公式的角色、剧情设定在一次次的重复中逐渐失去新意,内核相同的少年逆袭中,连热血的套路似乎都有迹可寻。

如果以这些标准来定义《从前有座灵剑山》《鹤唳华亭》以及《庆余年》三部作品,那么它们大概与大众印象中的一众作品有些差别。

《从前有座灵剑山》同样改编自观众所熟悉的传统玄幻男频IP,其所聚焦的升级打怪、踏碎虚空等等诸多元素,是如今市场中大行其道的改编套路。但有意思的是,在再塑造的过程中,《从前有座灵剑山》舍弃那些传统叙事中的偏见元素,以轻松沙雕的基调,赋予逆袭套路以新意。

相比于《从前有座灵剑山》的插科打诨,同样“喜剧化”处理的《庆余年》则以一种戏说正史的方式,讲述一个本是悲剧的故事。故事中从现代“穿越”至古代的范闲,其写红楼、吟杜甫、百般精通的“杰克苏式”的爽文特性,也在浓厚的喜剧色彩之下,得以中和。

而与前两者风格截然相反的《鹤唳华亭》,则通过连绵不断的悲剧上演,诉以历史正剧的光芒。而男主太子萧定权更是毫无主角光环,在一次次的被打压、被折磨过程中完成牺牲自我报以家国的伟愿。

一部沙雕轻松、一部举重若轻、一部内敛庄重,三部作品皆与传统市场背道而驰。但有意思的是,三部作品播出到现在,不论是口碑还是热度,都称得上是佼佼者。

这样的成绩无疑是突破了大众曾经的想象的。

在大女主剧仍限于玛丽苏逆袭的困境中不得脱身直至被市场所逐渐淘汰之时,似乎在不经意间,大男主剧便又重新崛起。

女性观众正在扛起大男主的大旗

一如曾经被奉为大妈们的最爱的家庭剧,却在社交平台上掀起年轻人一轮轮热火朝天的讨论一样,区别以往的固化认知,在荧幕中的大男主们正在完成自我的更新迭代之时,荧幕外的女性观众们,也在成为扛大男主剧播放量的主力军。

纵观这三部作品,在天马行空、狂开金手指等典型视效爽剧的元素设置下,却并没有呈现出臆想中的受众两极分化的现象。根据艺恩数据显示,同样轻松幽默的《从前有座灵剑山》和《庆余年》,其女性观众占比分别达到了59%和63%,而《鹤唳华亭》更是以80%的女性观众占比遥遥领先。

如果说,这三部作品的比较还只能说明类型题材的特殊性,那么,我们不妨将时间拉的再长一些,对比一下今年以来的《长安十二时辰》和《全职高手》两部作品。

同样由知名IP进行改编,同样由顶级流量加盟出演,同样号称过亿投资,大男主剧气质明显的《长安十二时辰》和《全职高手》,分别将镜头对准了大唐悬疑和电竞热血。前者以盛唐文化下的“保卫战”为切入点,用一场震撼人心的长安美缓缓道来;而后者,更是创新性的在作品中加入了大量的游戏画面,并切断一切浪漫主义的爱情色彩,队友间的相互扶持,以及赢得比赛的激情热血,充斥着整部作品。

不论是从题材还是视觉效果来看,这两部作品似乎也都与女性观众格格不入。然而有意思的是,在如此明显的前者的女性受众占比高达60%,后者的受众比重同样达到了67%。

这样的现象如今说来似乎,然而事实上,一直以来,从早年间的金庸武侠剧,到盛极一时的军旅剧,从男性视角出发的作品,相比于大女主剧似乎更能轻而易举地打破性别壁垒,俘获各个阶层的受众者们。

换句话说,对于如今的大男主剧而言,如何在保留男性观众的基础上,重新收获女性观众,或许也在成为它们逆袭的关键因素。

这些逆袭,能为大男主剧带来什么?

毫无疑问,如今重新燃起的新希望,以及重新明确的用户画像,让曾经一度陷入某种同质化困境中的大男主剧们有了一个及时调整的机会。

但需要注意的是,面对着这些改变,新的问题也在到来――到底什么样的内容,才能满足如今更加口味更加刁钻的观众们呢?

那么,我们不妨仍以《从前有座灵剑山》《鹤唳华亭》以及《庆余年》三部作品为出发点,从角色、剧情的两个重要维度,总结它们的相同与不同,以此来寻找到相应的答案。

首先,从角色角度来看,不同于一众意气风发、热血冲动的少年天骄式套路化男主,以及扩充后宫式的女性角色,如今的大男主剧,无疑正在完成对于角色光谱的拓宽。

《从前有座灵剑山》中的男主王陆,“双商爆表秒杀三界,饶舌嘴炮独步九州”,在主角光环爆棚的情况下,集各类沙雕气质于一身;《庆余年》中的范闲,正经而顽劣,潇洒却专情;《鹤唳华亭》中的萧定权,则更是没有少年人身上的冲动与热血,自小的经历造就了他的沉稳和老成。

相对而言,当男权主义色彩不再浓厚,女性角色也完成了从功能性角色到推动剧情发展的转变。曾经广开后宫的经典情节,在三部作品中被一一剔除。女性角色的作用,也有了更多维度的改变。

其次,对于剧情的设定,三部作品则一一舍去了繁杂的少年初成长的阶段,也不再偏爱于野小子逆袭的热血传说。或是带着现代人思维的反套路碾压,或是少年人渴望改变世界的宏大梦想,或是朝堂之上的暗潮涌动……更加丰富的剧情发展,都为这道“命题作文”提出了新的落脚点。

从去年的萎靡不振到今年的重新回归,这短短一年间的转变,看来或许堪称一场“奇迹式”的逆袭,但归根结底,“先天不足”或许并非阻挠大男主剧们发展的关键因素。毕竟,找准潮汐方向,同样能赋予作品以新生。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张雪迎:期待、享受、满足,在表演的世界里舞蹈

为什么你的抖音号始终无法变现?

《乐队的夏天》:“解药”还是“毒药”?

END

合作交流

Categories: 狗万娱乐